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修真小店】【作者:柳旭风】【连载】
第一卷青木镇第一章宅男成

  叶长生是青木镇上一家长生杂货店的店主,他这家杂货店是他老爹叶中海花了大半辈子时间才勉强开起来的,主要经营业务是各种矿石、药材及法宝出售及回收。

  叶中海的修仙灵根是非常大路货的三系杂灵根,最高灵根指数才29,在他53岁时修炼到了练气七层,眼看着长生无望,叶中海给儿子取名长生,就是为了弥补他终身修仙无望的遗憾。然而更让他失望的是,叶长生的天赋居然比叶中海还要差,居然是极端罕见的五系杂灵根,虽然金木水火土每一系的灵根指数都达到了2o,五系加起来便是修仙界灵根指数的最高值1oo,然而这样的修仙灵根却是最无用的,因为金木水火土五系无论哪一系的功法叶长生修炼起来都是极慢的。

  更关键的是,2o的灵根指数意味着叶长生只能修炼一些最低级的功法,因为略微高端一些的功法对于灵根指数都有一定的要求。

  心灰意冷之下,叶中海把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拿出来,在青木镇一个偏僻的小街道尽头买了一间最便宜的店面,大概只有四五十平方米大小,然后在这里开了家杂货店,一边做点小生意,一边抚养叶长生长大。

  叶长生从五岁开始,在叶中海的监督下修炼一部修仙界最低级的修真功法《离火诀》,到现在为止已经修习了十八年,才堪堪突破练气二层。在普通人眼里,叶长生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然而在大秦国修仙界里面,叶长生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进入修仙门槛并且终身无望进阶练气五层的小小菜鸟而已。

  就在叶长生突破练气二层境界没多久时,叶中海在捕杀一只一阶妖兽黑木狼时,不幸遭遇黑木狼群,就此殒命,连尸体都没有找回来,只剩下叶长生孤零零一个人在这青木镇上独自支撑长生杂货店。

  叶长生有一个秘密,他二十 三岁的身体里装着一个来自地球的宅男灵魂,巧的是那个宅男也叫做叶长生,或许是两个相同的名字在冥冥之中有某些共通的地方,因此叫做叶长生的宅男在一次交通事故中被七十码以后,灵魂便附在了还没出生的叶长生身上。

  本来在知道自己穿越以后,还是婴儿的叶长生异常兴奋,心道:“哇哈哈,修仙界的仙女,魔女,妖女,你家长生哥哥来了。仙器,神器,魔器,你家长生主人来了,赶紧都给我准备好了啊!”

  然而在青木镇呆了十几年以后,残酷的现实击破了叶长生所有的幻想。青木镇是方圆三百里以内最大的门派青木门的附庸小镇,平日里青木门会派遣低阶弟子在青木镇担任镇守作为历练,并且收缴灵石及材料作为门派运营之用。叶长生这样无门无派无背景的散修在青木门低阶弟子眼里都是最底层的,用一个字可以形容,就是“渣”,更别说去招惹什么仙女,魔女,妖女之类的存在了。

  好在前世二流大学毕业的宅男理工科功底还不错,在这个修仙世界里,物理化学生物法则都没有用,只有数学、逻辑这些东西还是成立的。仗着这点功底,叶长生在六岁便在算账方面全面越了自己老爹叶中海。在十 二岁完成锻体,晋级练气一层后,想到无数穿越前辈们都必备的技能,炼器,于是叶长生尝试着用离火诀去加工父亲拿给自己做玩具的一把小短刀。

  结果是凄惨的,叶长生在花了大半个时辰,浑身上下的灵力消耗的一干二净,他手上的小小火苗也只是把短刀烧的有些红,却全然无法融化,更别说什么按着自己的心意加工短刀了。

  此后,叶长生在修炼之余,开始阅读叶中海收集的一些零零散散的炼器炼丹的典籍。炼器和炼丹都是极为艰深的,整个青木镇能够称得上是炼器师和炼丹师的修士,不会过1o个人,因此叶中海的那些所谓典籍的含金量就可想而知了。

  叶长生尝试了数年无果,失望之余,于是把眼光投向青木镇的王家铁匠铺。

  王家铁匠铺是给镇上的普通人打造兵器农具的,叶长生瞒着老爹偷偷去学了几天,便从老实的王老五那里大致知道了怎么锻打铁矿石打造刀剑。

  回来以后,叶长生在后院弄了个小小的打铁棚,然后祭起自己刚刚一层的离火诀,一边用铁锤敲打铁砧上一根铁条,一边用离火诀给铁条加热。在经过数年的努力之后,叶长生终于成功炼制出自己人生中第一件勉强可以称作法宝的东西――一把短刀。

  修仙世界普遍认为,作为法宝,应该有以下两个特点,可以用灵力控制,具备一定的攻防或者其他功能。叶长生的短刀在他的练气一层灵力催动下,终于克服了重力,摇摇晃晃地从桌子上飞了起来,然后向前飞了三四米,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但是无论如何,这把短刀都拥有了作为法宝的一切功能。而且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在晋级练气二层以后,离火诀的威力比原来翻了一倍,叶长生终于炼制出了一个勉强能用的法宝――一柄四五寸长的铁锥。

  以叶长生练气二层的灵力,可以控制这铁锥在三米的距离穿透两寸厚的木板,对于普通的野兽来说,铁锥杀伤力还是颇为可观的,就是对上一阶妖兽也有一定威力。

  得意之余,叶长生给铁锥取了一个拉风的名字“断魂锥”,然后堂而皇之地放在自家小店柜台上出售,标价三个灵石。

  没过几天,这把所谓的断魂锥便被一个练气二层的小散修买了去。虽然这断魂锥威力太差,只能勉强算是一阶末品的法宝,但是架不住价格便宜啊,青木镇其他能够买到法宝的地方,最低级的法宝也要1o个灵石。

  至于炼丹,那是比炼器更为高深的技巧,对于各类药材完全没有概念的叶长生根本就没有敢去考虑研习炼丹。

  作为穿越者,叶长生还有另外一个优势,他的神识是同阶修士的两倍,这或许是他的灵魂中融合了两个人的思维的缘故。因此叶长生对于灵力波动异常敏感,这样他在收购材料矿石时才不至于被坑,偶尔还能淘到一点小东西。

  这一日,叶长生又卖出一柄断魂锥,于是心情颇为不错,摸着刚刚拿到手的灵石,躺在太师椅上晒着太阳,心道:“即使不能修到长生,就这么逍遥快活一辈子也是不错啊,再找个媳妇生个娃儿,唉,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一转头,叶长生忽然看到货柜后面摆放的一只小小的青皮葫芦。那葫芦是叶家祖上传下来的,据称里面藏着天大的秘密。然而从叶家祖上一直到叶中海,都没有人能够现这葫芦中的秘密。

  叶家祖上曾经有人把葫芦拿去给筑基期的修士看,结果那修士仔细研究了半天,最后断定,这青皮葫芦没有任何灵力波动,而且也无法被灵力所控制,绝对是废品一个。

  唯一的好处就是,这不明材料制成的青皮葫芦异常坚固,水火不侵,刀剑不入,几百年下来颜色也没有生变化。

  叶长生顺手拿过那葫芦,放在手里把玩着。青皮葫芦约莫半个巴掌大小,温温润润地摸着非常舒服,就像摸着一块暖玉一般。

  左看右看也没看出青皮葫芦有啥玄虚来,叶长生顺手把青皮葫芦塞到裤兜里,看看天色渐暗,于是关了店门,一头扎进后院打铁棚里面开始继续他的炼器大业。

  铁砧旁边放着一根断魂锥的半成品,叶长生升起火炉,操起大锤开始敲打这只半成品,每敲打三下,便伸手化出一团数寸长的火苗在断魂锥上细细炙烤一遍。经过叶长生多日以来的试验,敲打三锤然后用火苗炙烤一遍,这样打制成的断魂锥效果是最好的。如果敲打次数多了,控制效果便会下降,如果次数少了,断魂锥材质便差了,容易损坏。

  今天状态似乎特别好,叶长生耳中听着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手中火苗仿佛也比平时犀利了一分,不用费心去思考每锤之间需要间隔多少时间,花费多少力气,随手一锤下去效果便能让自己满意。换句话来说,就是他找到节奏了。

  两个多时辰过后,叶长生收回手中的火苗,然后一锤敲打上去,断魂锥上最后一处异常的材质在这一锤后变得均匀起来,于是这一只断魂锥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淬火冷却以后,叶长生拿起这只断魂锥,细细观察着。他有一种感觉,这只断魂锥绝对是他有史以来炼制的最好的一枚。

  灵力注入,断魂锥从叶长生手里脱手飞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破空而过,扎在墙角下一根树墩上,整个透了进去。

  叶长生一阵狂喜,伸手想要把断魂锥召回来,却现断魂锥入木太深,单纯用灵力却是力所不及,于是拿了柄斧头,费了半天力气才把这根断魂锥弄了出来。拿着断魂锥细细用神识查看着,叶长生忽然感觉到断魂锥上似乎有浅浅的火系灵力波动存在,心中一动:“莫非这只断魂锥上附加了属性?”

  法宝在制成时如果用特殊手法加工,便会附加一定的属性上去,譬如刀剑类法宝通常会附加金系法术以增加锋锐程度。金系法术叶长生自然是不会的,他现在唯一会的法术就是最低级的火球术以及火盾,自然也不可能拿来给断魂锥做属性附加。

  低头看那只已经被斧头砍的零零碎碎的木桩,叶长生现,木桩上接触断魂锥的地方有淡淡的黑色痕迹,用手摸一下,还有几分微微烫的感觉。

  于是叶长生知道,今天这一只断魂锥绝对是级常挥了。

  叶长生立刻决定,这只级断魂锥不拿去出售,而是留给自己使用,并且给它换了一个更拉风的名字,叫做“火龙锥”。

  

  收好火龙锥,叶长生才感觉到一阵阵疲惫,长时间的使用灵力生成火焰来炼器,对于精神上的负担非常大,饶是叶长生神识远常人也禁不住连续两个时辰的辛劳,于是叶长生冲了个澡,扑上小床便睡了过去。

  第一卷青木镇第二章青皮葫芦,五行造化经

  青皮葫芦被他放在了枕头边上,和火龙锥放在了一起。睡梦中,叶长生翻了个身,额头撞上尖利的火龙锥,立刻便有鲜血渗出,然后沾了一丝在青皮葫芦上。那青皮葫芦忽然泛起一道淡淡的绿色光芒,在房间中打了个转,然后扫在了叶长生头顶上。

  朦胧中,叶长生觉得额头似乎有一些疼痛,修真者的敏锐感觉让他立刻醒转,然后惊奇地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奇异的环境当中。

  叶长生立足之处,是一块约莫十几平方米的空地,地面的颜色是纯黑色的,如同东北的黑土地一般。空地上摆放着一块板砖大小的玉石,一个玉简,此外再无他物。四周是淡淡白色的雾气,一眼看不到尽头。

  叶长生瞪圆了双眼,讷讷地道:“这tmd是什么地方,难道老子又穿越了?”

  伸手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很痛,然后运转离火诀,手指上出现一簇火苗来,修为还在,叶长生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并没有穿越。

  只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叶长生向前走了几步,堪堪走到空地边缘时,便现那看上去薄薄的白雾居然十分坚硬,如同一道墙壁一样,完全跨不过去。

  叶长生低头捡起那玉石,手指刚刚碰上玉石之时,玉石上忽然出现两行淡淡的字迹:

  灵根指数,金,2o,木,2o,水,2o,火,2o,土,2o修为境界,练气二层

  封印层数,四层

  叶长生呆了一呆,忖道:“难道这是哥的自身属性么?灵根指数完全吻合,只是这个封印层数又是个啥玩意儿?”

  一般来说,高阶法宝可能存在被封印部分威力的情况,因为高阶法宝的驱动都需要大量的灵力,修真门派高阶修赐予低阶修士法宝的时候,往往会把法宝的威能封印一部分,这样以来低阶修士也可以使用高阶法宝,虽然威力差了一些,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显然比低阶法宝要强力许多。

  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叶长生把玉石翻过去,却在玉石背面看到五个小小的圆环,圆环上方分别标着金、木、水、火、土的字样。

  又折腾了半天,不管是透入神识,输入灵力,那玉石都如同坚固的石头一般,没有任何动静。叶长生无奈,丢下玉石,拿起地上的玉简,尝试着透入神识。

  不想他神识刚刚透入玉简,立刻便有无数文字、符号、图形铺天盖地般涌入脑中,顷刻间,头疼欲裂,神识消耗殆尽,不由手一松,玉简便掉在了地上,这才感觉脑海中的疼痛感稍微缓解了一些。

  叶长生仔细回想适才涌入脑海中的文字,只觉脑海中乱糟糟的,无数无法辨识的符号把脑袋塞得满满的,一时间,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于是赶紧盘膝坐在地上,凝神静心,抱元守一,随着心神逐渐安定下来,消耗的神识在缓慢恢复,脑海中的海量不明符号亦渐渐沉入意识深处,消失不见,只余下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以及数百文字。

  那数百文字却是记录了一门功法的入门篇,这门功法便换做《五行造化经》。

  看到这篇文字,叶长生一阵兴奋,仰天大笑:“哥穿越一回,终于拿到极品功法了,啊哈哈哈 ”

  普遍来说,修仙界的功法分成天地玄黄四级,分别是经典法诀。每一级功法又分上等,中等,下等三类。这《五行造化经》敢称一个“经”字,明显便是最高级的天极修真功法了,即使是天极下等的功法,也远好过叶长生现在修行的那部大路货《离火诀》。

  除去自带的法术强弱的区别以外,高阶功法和低阶功法最大的差别就是吸纳天地灵气的度以及练成以后灵力的多寡,譬如叶长生这部《离火诀》。他从5岁开始修炼到1 2岁,7年才修炼到练气一层,体内灵力能够支持他连续释放小火球二十多个,如果他修炼的是天级功法的话,那么可能小半年就会修炼到练气一层,连续释放小火球的数目可能达到八十几个。

  简单说,就是功法每提高 一级,修炼度翻一倍,体内灵力多一倍,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对高阶功法趋之若鹜。然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大秦修仙界高阶功法极度匮乏,就是青木门这样的地方豪强土老虎,所拥有的最好功法也仅仅是玄级中等功法《青木化生法》而已。

  叶长生笑了一半,忽然止住了,一脸焦急地继续阅读那篇文字。他终于想起高级功法对于灵根指数都有较高的要求,这《五行造化经》是天级功法,对于灵根要求显然不会低,如果自己达不到要求那岂不是悲催了。

  良久,叶长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再次仰天长笑,笑着笑着,两行眼泪流了下来,正应了四个字,类牛满面。

  《五行造化经》对灵根指数的要求居然是罕见的金木水火土各自15,自己刚刚符合要求。此外,文字及画面简单介绍了《五行造化经》的由来,这《五行造化经》是上古时期一位大能为模仿妖祖孔宣的无上妖术五色神光而创,功法直指五行,练到最高阶便能御使五色神光,见谁灭谁。

  然而,妖祖孔宣那是何等人物,天地初开之时所诞生的第一只孔雀化身而成,无论血脉,天赋都是一等一的。那大能创出《五行造化经》以后,却郁闷地现,此功法要求五行灵根指数一样多,才能挥出最大威力,否则到了高阶之时,便会由于体内五行不均爆体而亡。千年以来,五行杂灵根的修士不少,五行灵力指数一样多的人却少之又少,何况还要五行灵力指数都过15,那就更少了。如果说对于修习者的极高要求只是限制了修炼这部天极功法的修真者人数,那么,五行同修的要求便使得这么功法被彻底废弃。五行杂灵根本身就是修仙界最不适合修真的灵根,五行同修的要求相当于把修习度又降低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在天极功法满地都是,逆天神药随处采的上古洪荒时期,即使是没有灵根的凡人,也能用神药硬生生造出灵根来,因此这《五行造化经》在被创造出来以后,便无人愿意去修炼它。那位大能所有的一切都考虑到了,却忽略了灵根对于修行度的限制,便导致《五行造化经》虽功参造化,却沦为废弃功法。

  大能创出这功法后,便几乎耗尽了寿元,临近陨落之时,大能分外不甘心,于是以剩余功力将《五行造化经》封入一只尚未成熟的先天法宝青皮葫芦,并且将浑身修为逆转为五行灵力,催熟了这青皮葫芦,然后就此逝去。

  至于这青皮葫芦,却是天地初开之时盘古大神左眉所化的一株葫芦藤上结出。一根葫芦藤共结出7个葫芦,前6个均被洪荒大能所得,各自创造出一番佳话,只有这第七个青皮葫芦因为一直未曾成熟,这才为那位大能所得。千百年来,这青皮葫芦不知道经手过多少人,却均无人现其中秘密,最终落入叶长生之手。

  十几年以来的艰辛以及对于未来的迷茫,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两行辛酸泪。叶长生擦擦眼泪,呐喊起来:“五色神光啊,无物不刷啊,哥要牛逼了,仙女妖女魔女给哥等着啊,啊哈哈哈啊。”

  

  虽然《五行造化经》要求五行同修,然而天极功法比黄级功法修习度高出15倍,总的来说修炼进度肯定高于《离火诀》,更何况相同境界下《五行造化经》的威力显然不是《离火诀》能够比拟的。

  第一卷青木镇第三章练造化五行,纳朝阳紫气

  叶长生在空地上再转悠了一圈,一无所获,这才想起自己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适才太过兴奋都没有留意这个问题。

  叶长生高呼“芝麻开门”,一切照常。

  叶长生高呼“伟大的空间之门啊,打开吧”,一切照常。

  叶长生有些焦急了,神识透在玉石上,刚刚想到“离开”时,却忽然现,自己已经重新回到了小床上。爬起身来,叶长生便感觉到额头上淡淡的疼痛,原来适才的痛感竟然是真的。枕头边,青皮葫芦和火龙锥依旧,只不过那青皮葫芦却让叶长生有着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仿佛青皮葫芦是自身手脚的延伸一般,一个念头便能让它随意移动。心念转动之下,青皮葫芦凭空飞起,落在自己掌中央。

  叶长生把神识透入青皮葫芦,然后便惊喜地现自己又来到了适才那个十几平米的空地,玉石依旧静静地放在地上。心念再动,人又回到了小床上。

  到了现在,叶长生哪里还会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分明是这青皮葫芦当中别有洞天,自己只是进入了葫芦中的世界罢了。想到前世轩辕剑中拉风无比的天书,叶长生不得不感叹:“今天真是哥的幸运日啊,算算日子,九月初三,嘿嘿,敢明儿哥把生日改成九月初三吧,为了纪念这伟大的一天。”

  闲话不说,叶长生此时清醒无比,干脆拿出灵石来,盘膝坐好,准备修炼《五行造化经》。长生杂货店现在一个月大概能盈利五十多个低阶灵石,之前叶长生自己修炼需要十个灵石,也就是说,基本上三天能消耗掉一个灵石。而他现在大概有两百多灵石的积蓄,在练气二层的散修里面算是有产一族,但是在青木门的弟子以及境界稍微高 一些的人眼里又是赤贫一族了。

  所谓修炼,其实便是通过灵力在人体经脉内的流动,提高**和灵力的契合程度,如果把人体比作木桶,那么灵力便是里面的水,境界提高了,水桶容量增大了,能容纳的灵力自然会多,然后便有更多的水可以继续用来提高水桶的容量。

  叶长生开始按照《五行造化经》入门篇运转内息,吸取灵气,这才现《五行造化经》的强大。之前运转《离火诀》时,天地灵气以及灵石中的灵气就如同沙漠中的河水一般,孱弱而又时断时续,每次吸纳灵气入体都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神识消耗极大,以致他刚刚开始修炼时经常会不知不觉睡过去。而且全身三百六十窍穴只有二十余个窍穴能够吸纳灵气,其余的窍穴全部紧闭不开,灵气在经脉中的运行亦如同老牛拉慢车一般拖沓。更悲催的是,大量灵气只是在经脉中转了一圈,便即随着窍穴的张合又散逸出身体。

  而《五行造化经》一经运转,全身上下三百六十窍穴一起张开,犹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便吸入海量灵气,然后窍穴闭合,吸入体内的灵气随着功法运转而流动,极少有灵气散逸。而且《五行造化经》运转之时,自动将原来修炼《离火诀》而达到练气二层的数十个窍穴纳入功法运转当中,并无中途改习其它功法所带来的经脉窍穴不适的情形出现。

  高端功法覆盖低端功法,这正是高端功法的特征之一。到了现在,叶长生终于确认《五行造化经》确实是真真正正的天极功法。

  吸纳入体的灵气在浑身上下十二正经以及奇经八脉运转了十二个循环以后,部分灵力在经脉中自成循环,其余的灵力尽数沉入经脉当中,此为一个周天。

  倘若是《离火诀》,一周天完成之际只能剩余极少的灵力在经脉当中,亦不会有灵力沉入经脉对**进行淬炼。

  事实上,妖族功法本就注重淬炼肉身,这《五行造化经》出自孔宣的功法,虽然是为人族修炼所创,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本质上淬炼肉身的效果仍在。而叶长生的垃圾《离火诀》即使是修炼了十几年,对于肉身的淬炼仍然十分有限,因此《五行造化经》的淬炼肉身效果便显得十分明显。

  叶长生睁开双目,看看墙角的沙漏,现时间过去约莫二十息。平日里他修习《离火诀》之时,一个周天需要四分之一时辰还要多一些,可见天极功法和黄级功法之间判若云泥。

  (设定,修真者气息悠长,一息等于半分钟,一个时辰是两百四十息)感受着体内灵力流动带来的强大力量感,叶长生怪叫着打出几记勾拳来,拳头击破空气出尖锐的啸声。修真者的强大神识能够感受到身体内每一点小小的变化,而神识尤为强大的叶长生能清晰地感觉到,就在刚才那一小会儿的修炼当中,身体强度亦有明显提高。

  欣喜之余,叶长生又开始把玩青皮葫芦。试了几次,他现,因为沾了自己的眉尖血,算是被自己血祭过的火龙锥的操控十分自如,很容易便能带进青皮葫芦里面,丝毫没有消耗的感觉。而其余没有灵气的死物譬如桌子椅子之类,只要和他身体接触,便能放进青皮葫芦当中,只不过略微有一丝疲乏的感觉。甚至叶长生还尝试着把屋里最重的东西――货架也收入葫芦当中,结果重达上百斤的货架是收进去了,自己却一瞬间被抽掉了不少的灵气。

  至于其余的东西,叶长生试着收了几枚黑木狼的牙齿,一块蕴含着一丝火系灵气在内的炎铁矿石以及两枚待出售的断魂锥,收入葫芦当中时感觉消耗比火龙锥略微大一点,但是又小于同等体积的短刀之类。

  于是叶长生得到一个结论,最容易收入葫芦的是经过自身祭炼的法宝,接下来是各类带着灵气的东西,最后是各种死物,而且重量越大,越难收进葫芦当中。

  玩了半天,叶长生喜滋滋地把自己储藏的几枚玉简,几本书还有灵石都收入了葫芦当中,这才美滋滋地叹了一口气,抱着青皮葫芦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未亮,叶长生便爬了起来,打开朝东的窗口,静坐吐纳。此时,朝阳将升,东边天极由暗逐渐转亮,随即金乌慢慢出现在地平线上。在日出的一刹那,一缕紫光普照而来,在大地上一扫而过,此即为紫气东来。修真者每日吸纳这一缕紫气,对自身的修行大有好处。

  平日里叶长生只是遵从父亲的要求吸纳这紫气,却完全感觉不出有何奇特之处。昨夜修习了《五行造化经》以后,今早再次吸纳紫气,却分明感觉到天地之间的一丝玄妙,整个人沉浸到一个奇异的境界当中。大片紫气自青木镇一扫而过之时,在长生杂货店忽然形成一个极为短暂的漏斗状,瞬间便有不知多少紫气被叶长生吸纳入体。

  数个呼吸之后,叶长生睁开眼睛,只觉耳聪目明,神识凭空暴涨了一分,整个长生杂货店都纳入神识笼罩范围内。叶长生这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让自己坚持每日吐纳朝阳紫气,先前的功法实在太低级,吸纳紫气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效果,如今有了天极功法,那就立刻不一样了。

  叶长生站起身来,怀中揣了数十块灵石,把青皮葫芦珍而重之地贴身放好,出店向集市而去。那集市并非是普通人购买日杂的集市,而是一些散修集中摆摊的地方。不是所有的散修都能如叶长生一般开个杂货店,没钱开店的散修们得到自己用不到的东西便在这集市上摆摊出售,赚点小钱。

  第一卷青木镇第四章葫中植灵草,玉石纳灵气

  叶长生此去,是想买一点灵草药材的种子。他那葫芦空间有十几平米的空间,叶长生想试一试里面能不能种出东西来。虽然理论上来说,葫芦空间里面没有太阳,想要种出东西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这修**玄妙奇奥,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生,一切都要试过才知道真假。

  集市上零零散散那摆着数十个小摊,放眼看过去,药材灵草、妖兽材料、各类矿石、残破的玉简和书籍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个小摊在出售法宝残片,只不过法宝残片这种无用的东西是几乎没有人要的。

  叶长生一溜走过去,没挑到什么合用的东西,最后在最后那个出售法宝残片的摊子上看到有两包种子出售。摊主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大眼睛小嘴巴,皮肤白白身材高挑,竟然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只不过修真界一切都以实力为尊,小姑娘虽然长得漂亮也要努力提高自己实力,靠脸蛋吃饭是绝对行不通的。

  叶长生蹲下来,问道:“敢问道友,这是什么灵草种子,怎么卖?”

  小姑娘甚是害羞,抬头看了叶长生一眼,嫩白的小脸立刻变得通红,垂着脑袋如同蚊子叫一般回答道:“两包种子一包是蕴灵草,一包是引灵草,每包都是一个灵石。”

  叶长生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看到这样漂亮又喜欢害羞的女孩子,于是一颗怪叔叔之心迅膨胀起来,涎笑着凑上去,继续和小姑娘搭讪:“这蕴灵草和引灵草各自需要多久才能成熟啊?是做什么用的呢?”

  小姑娘脸蛋更红了,洁白整齐的银牙紧紧咬着嫣红的小嘴,脑袋几乎要埋在胸前高高耸起的双峰里面:“蕴灵草长到成熟期需要三年,引灵草需要一年。以引灵草为药引,蕴灵草为主材,可以炼制一品丹药补气丹。”

  叶长生顿时惊呆了,炼丹啊,这可是逆天级技能,眼前这小姑娘口气里居然流露出对炼丹有研究的样子,定要好好结交一番。于是叶长生豪爽地一拍口袋,道:“两包种子我都要了,不过道友你要告诉我,你是不是会炼丹啊,你的炼丹术从哪学的呢?”

  小姑娘听到叶长生要买自己的种子,便立刻顾不上害羞了。她的修炼进度比叶长生之前稍快一点,两天需要一个灵石,一天能卖出两个灵石已经不少了。害羞的小姑娘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话也多了起来:“道友你真要买我的种子么?真是太好了,我在这里摆了好久摊子都没有人来买。我自己哪里会炼丹,不过我听一个炼丹师讲过蕴灵草和引灵草可以炼制补气丹,所以我才种了一点。蕴灵草卖给镇里的药材店了,种子人家不肯要,我就拿来摆摊了。”

  叶长生非常失望,不过也知道真正的炼丹师不可能在这里摆摊卖种子,于是痛快地掏了两个灵石递给小姑娘,再看看那一堆法宝残片,大部分是破碎的刀剑锥锤之类,也有一些是叶长生所辨认不出来的。

  叶长生顿感无趣,正准备走时,小姑娘忽然道:“道友,我这些法宝残片也没有人要,你有没有兴趣啊?”

  克服了害羞的小姑娘脸蛋儿红扑扑的,澄澈的眼睛里透出希翼的光芒。

  叶长生叹了口气,道:“真是不好意思,这法宝残片我完全没有用,拿回去也是占地方。”

  小姑娘想了想,从包包里摸出一小包种子来,道:“这里还有小半包变异蕴灵草的种子,加上这些法宝残片,你再给一个灵石就成。”

  叶长生奇道:“什么是变异蕴灵草?”

  小姑娘抿起嫣红的小嘴,一脸得意:“蕴灵草生长的地方如果含有较多的各系灵气,便可能生变异,长成变异蕴灵草。我这一包都是火系变异蕴灵草,非常罕见的。”

  叶长生看这小姑娘一脸乖巧,估计也不至于欺骗自己,于是利索地摸出一块灵石递给小姑娘,然后把小姑娘摊上的一大堆法宝碎片和变异蕴灵草种子都收了起来,便即离去。

  回到小店当中,叶长生把东西放好,然后开始打造断魂锥。白天店里随时都有可能修士来买东西,因此叶长生一般都在晚上进行修炼。

  一整天下来,一共卖出去一柄断魂锥以及十几块最普通的铁矿石,总共收入四个灵石有余,除去打造断魂锥的成本以及收购铁矿石的成本,净赚三个灵石,算是不错了,断魂锥这种东西不是每天都能卖的出去的。入夜后,叶长生关了店门,带着种子和一堆法宝残片进了葫芦空间,然后又拎了一桶水进去。法宝残片被他胡乱丢在一个角落里,然后小心地划了三块地出来,每块三平方米。

  蕴灵草和引灵草每包二十枚,种子看上去色呈淡白,没什么稀奇,倒是那包变异蕴灵草有八枚,色呈淡红,似乎有淡淡的火系灵力波动。叶长生把种子仔细地埋在土里,浇上水以后,便离开了空间,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一夜修炼过后,叶长生分明感觉到经脉中流动的灵力壮大了一些,不由颇为开心,雄心顿起,看看天色将明,于是继续盘膝而坐,吸纳朝阳紫气。

  随后,叶长生进入葫芦空间,乍一看,空间里一如昨日,待到叶长生透入神识仔细观察昨日里刚刚埋入土中的种子时,便感觉到细细的木系灵力波动。

  叶长生兴奋地原地翻了个跟斗,心道:“这空间里果然能种药草,看来很有谱啊,过个几年哥也可以去卖蕴灵草了。”

  顺手拿起玉石,翻了翻,却愕然看见玉石背面五个圆环里面,金和火下面的圆环居然散出两点极为暗淡的红色光芒来,其余三个圆环却仍然死气沉沉,没有任何光芒透出。

  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两个圆环会和其他圆环不一样?

  从昨天到现在,唯一的区别就是带了些种子、水以及法宝碎片进来。

  等等,法宝碎片!

  叶长生把目光投向角落里的法宝碎片,然后走过去把一堆碎片拨开,仔细观察着。

  堆在最下面的是几把断开的铁剑以及一件火红色的半截铠甲,此时断开的铁剑和半截铠甲均颜色灰暗,灵力波动晦涩,和昨天刚刚拿进来时全然不同。

  叶长生便有几分明悟,敢情放在空间里的法宝碎片里面蕴含的灵力会被慢慢抽取出来,那圆环或许是一个灵力含量的标志,只是不知道成品的法宝放在这里会不会有灵力的流失。

  想到这里,叶长生略微有些担心,如果成品法宝灵力会流失的话,自己以后有了法宝岂不是不能放在这空间里了。再看看法宝碎片,堆在最上面的碎片分明没有大的变化。

  叶长生想了想,把所有的碎片都拿出去,只留了一块碎片放在地上,然后离开空间。

  晚上时,叶长生又制成了一枚断魂锥,略微试了下威力,叶长生现这枚断魂锥能够在三米之内入木三寸,威力过了前几日的作品,但却又不及火龙锥,可见在法宝上附加法术的艰难。

  进入空间以后,叶长生现,金系圆环又比早上时略微亮了一点,那么把法宝碎片放在地上会流失灵力便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叶长生找了块没有种灵草的空地,将碎片埋了进去,然后离开空间,开始修习《五行造化经》。

  第一卷青木镇第五章黑土生精铁,萝莉论灵草

  一夜过后,等到叶长生把那法宝碎片从土里刨出来时,惊奇地现,那碎片居然变成了拳头大小一块精铁,金系圆环的亮度却又增加了一点。

  那么现在便知道,法宝碎片埋在土里面会大大加快灵力流失的度,而且还能把法宝还原成原本的材料。

  这是逆天的能力啊,别说大秦修仙界,就是小小的青木镇修仙圈子,每天损坏的各类低阶法宝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叶长生一脸憨笑,乐的合不拢嘴,仿佛看到大堆的材料在向自己招手。

  把昨日炼制成的断魂锥丢在空间里,叶长生出了空间,然后直奔集市。

  漂亮羞涩的小姑娘仍然在摆摊,只不过今天卖的不是种子而是数十株灵草再加上一堆法宝碎片。

  叶长生笑眯眯地走过去,向小姑娘问好:“道友好早,真巧啊,又看到你了。”

  小姑娘正眼巴巴看着这一堆法宝碎片,心道:“那个买法宝碎片的人怎么还不来,还不来,真是的,人家都等了两天了。”一抬头便看见叶长生,小姑娘顿时十分开心,微微一笑,脸上绽开一个小小的酒窝,美艳绝伦,让叶长生看花了眼。

  定了定神,叶长生咳嗽一声,走上前去:“这是什么灵草啊?”

  小姑娘解释道:“这是比蕴灵草等级还要低的灵丝草,用来炼丹完全没有意义,炼出来的丹药能够提供的灵力甚至比炼丹本身所需要花费的火系灵力还少,所以就直接放在这里卖掉了。十株卖一个灵石,而十株能够提供的灵力比一个灵石里面的稍微多一一些。”

  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小姑娘的小脸蛋略微有些通红,澄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叶长生。

  被一个小美女这么看着,宅男叶长生登时有几分受不了,翻了翻法宝碎片,问道:“道友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法宝碎片的?”

  小姑娘皱起弯弯的眉毛,嘟起小嘴道:“人家种药草的地方好像以前是一个古战场,翻地时经常能现法宝碎片,不仅没有用而且还很麻烦。”

  叶长生心中一喜,忙道:“我现在正在研习炼器,正要这些法宝碎片做参考,你的法宝碎片都卖给我吧,我就住在镇西长生杂货店里。我按斤收购,十斤一个灵石怎么样?”

  小姑娘心中颇为诧异,忖道“法宝碎片还能拿来作为炼器的参考?我怎么不知道。”

  只不过叶长生要买她的法宝碎片,便也非常开心,一脸灿烂的微笑:“没问题,我会每天送过去给你。今天这些碎片总有十几斤,你一共给一个灵石好了。”

  叶长生拿出三个灵石,把一堆法宝碎片以及二十余株灵丝草都买了回去,等到晚上关店以后,把所有的法宝碎片和一株灵丝草埋在了土里面。

  一夜过后,所有的法宝碎片化为乌有,而各系圆环均被点亮,透出淡淡的红光。

  其中金系圆环最亮,木系和土系圆环次之,火系和水系圆环则较为暗淡。

  此外,叶长生还得到了拳头大小的五块精铁以及两块奇特的石头,那石头想来也是一种材料,被叶长生随手收了起来。那断魂锥却没有流失任何灵气,叶长生对此的判断是,未曾损坏的法宝灵气不会主动泄露,因此也不会被还原成材料。

  精铁可比铁矿石要值钱许多,平时叶长生用十几块铁矿石才能锻造出一块精铁来,品相远不如叶长生手里这块均匀。掂量着手里的精铁,叶长生拎起锤子敲打了两下,然后断定,这精铁材质绝对属于商品,精铁至少能卖到2灵石。如果用来打造断魂锥的话,大概能打出两柄来。于是叶长生决定把这些高品质精铁都自己留着用,等到灵石用完再考虑卖精铁换灵石的事情。

  至于那埋在里面的灵丝草却消失的无影无踪,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显然空间里的土地对于灵草的吸收是完全的,木系圆环明显是由于灵丝草提供的灵力所以才能够那么亮。

  考虑到灵丝草长期放在外面会散失灵力,自己又暂时用不到这灵丝草,叶长生便把剩下的灵丝草都埋进空间土里面慢慢分解。

  晨起吸纳紫气完毕后没多久,便看到小姑娘拎着一只大包来到长生杂货店门口,小小脑袋探进杂货店,声音细细地问道:“有人在吗?”

  叶长生忙迎上去,和小姑娘寒暄几句,摸出秤来称了小姑娘带来的一包碎片,一共五十几斤,去掉零头,给了小姑娘5个灵石。

  小姑娘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过来看看,没想到叶长生真的收购法宝碎片,立刻十分开心,笑靥如花,欢天喜地地走了。

  叶长生也同样是笑的合不拢嘴,自语道:“金手指才是王道啊,哥这青皮葫芦,可不就是金手指嘛,啊哈哈哈。”

  只不过青皮葫芦虽妙,却不能直接解决《五行造化经》消耗灵石过大的问题。这三四天以来,叶长生一共消耗了5个灵石,远远过了他修炼《离火诀》的时候。按照小店现在的平均收入,勉强能够做到收支平衡,但是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灵石的消耗便会远远高于小店的收入。利用法宝碎片生产炼器材料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低阶法宝碎片毕竟有限,而法宝在高于二阶以后,便极难完全损坏,即使偶有损伤,也可以进行修补重炼,一般不会有人直接把损坏的法宝扔掉。

  叶长生捏捏额头,自语道:“反正目前的灵石尽够修炼的,以后没有灵石了再说吧。”

  此时,宅男的另外一个强大特性,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朝喝凉水,便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

  几日后,还没等到他继续思考日后的生计问题,却惊奇地现,空间居然长出了细细小小的引灵草嫩芽。算算日子,引灵草种进空间里面才堪堪五日,这生长度可真够快的啊。

  然而第二日小姑娘来卖法宝碎片时,叶长生却从小姑娘口里得知引灵草从种植到芽时间不会少于五十日。一时之间,叶长生惊得几乎合不拢嘴,却明智地迅将惊讶转化为喜悦,忙不迭地感谢小姑娘的指点。

  小姑娘不明所以,心道:“不就是知道了引灵草的芽期么,怎么就高兴成这样。”

  等到小姑娘走后,叶长生关上店门,一屁股坐在床上,足足笑了六十息,嘴巴几乎笑歪了,这才安静下来。

  当下叶长生便把空间里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搬出来,除了埋法宝碎片的一平方米以外,剩余的地方尽皆准备拿来种植灵草。

  种植时间加十倍啊,这青皮葫芦又给了叶长生一个天大的惊喜。

  一脸贼笑的宅男嘴角流下口水,把青皮葫芦紧紧贴在脸上,自语道:“哥肯定就是传说中的猪脚,绝对的,必须的!”

  

  再过了一日,小姑娘又来到长生杂货店。叶长生收了法宝碎片,和小姑娘随口聊了几句灵草的事情。叶长生本来是想找个共同话题,套套近乎,不想小姑娘对灵草居然颇为熟悉,张口闭口引经据典,把叶长生唬的一愣一愣的。

  聊了半晌,叶长生凑上脸去,问道:“道友可还有灵草种子出售?”

  小姑娘双颊通红,一脸为难:“对不起啊,我的灵草种子都卖掉了,手里剩下的刚够自己用的。”

  叶长生犹自不死心,厚着脸皮继续追问:“那么请问道友知道不知道野外哪里的灵草比较多呢?”

  眼看着叶长生一张脸便要凑到小姑娘身上了,于是脸嫩的小姑娘登时招架不住,急急丢下几句话:“镇西灵旗山便有不少,不过妖兽也喜欢吃灵草,采摘起来比较困难。”然后掉头就跑。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28842

  

  [ 此帖被yuehuizzz在2015-05-17 01:01重新编辑 ]

百站百胜: